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心理疾病  >   心理疾病库  >    内容

爱我,请用我能接受的方式!

作者:段晓英|文章出处:中国NLP学院|更新时间:2007-11-03

       一对夫妻相亲相爱,从热恋的情侣开始到多年后成为老夫老妻,相互扶持、相互关爱,都用自己的方式去爱着对方,可若是这种方式是对方不能接受的,那会怎么样呢?
 
       这是一对从外地赶来的夫妻,妻子认为丈夫长期肩痛的毛病是心理原因造成的,于是拉着他来找段老师。段老师在他们坐下后问妻子:“你想处理什么问题?”妻子在放松后说:“我想处理丈夫肩痛的毛病。”段老师说:“他愿意吗?”丈夫说:“我肩痛几年了,我认为这不是心理问题,她老认为是。”段老师对他说:“请你坐到我旁边,”丈夫坐下后段老师继续说:“你认为是生理问题,不是心理问题。”丈夫说:“没有什么问题。”段老师说:“好,请你请一位代表,代表你。”
 
       当事人请出代表,段老师请丈夫站到场上,对他说:“你就是你肩膀上的痛。”然后段老师又请出一位代表做为“改善”。“改善”一上场就觉得手麻,而代表当事人的代表也觉得脖子不舒服。“改善”开始到处移动,并说:“我不由自主的就要移动,而且我觉得心慌,手老要动。”段老师又请出一位代表,这位代表上场后感觉有压力往自己身上挤。此时代表“痛”的当事人自己却好像没有感觉、不在状态,好像完全不明白这是在做什么。于是段老师让他把角色交给在座的一位先生请他来代表当事人的“痛”,请当事人坐在场下观察。
 
       一段时间以后,场上的代表根据自己身体的感觉移动之后呈现出这样的景象:代表“痛”的代表想躲起来,并且非常紧张。而代表当事人的代表还想保护“痛”。段老师又请出一位代表,代表当事人的妻子。“痛”躲在角落里蹲坐在地上,且双手发麻,身体觉得很难受。而第三位代表看到“痛”越难受她越开心。代表当事人的代表却觉得无所适从。
 
       又过了一会儿,段老师问“痛”:“你像什么?你觉得你像当事人的什么?”“痛”回答:“不是,什么都不是。我像他的头,像他的意识。”段老师又问当事人:“你的头是什么感觉?”当事人回答:“现在好多了。”这个时候“痛”在场内不安的走动着。代表妻子的代表一边关注丈夫,一边看着走动的“痛”说:“看到他(“痛”)动我就不舒服。”代表当事人的代表则说:“她(妻子)盯着我,我觉得不安。我觉得她(妻子)从来不关心我。”这时第三位代表表示她想支持代表当事人的代表,段老师让她站到代表当事人的代表的旁边,而当她一靠近代表当事人的代表,“痛”就又躲起来了。“改善”也看着代表当事人的代表说:“只要他(当事人)好我就舒服。”
 
       此时我们已经可以看出第三位代表是代表着当事人的“力量”。当当事人有“力量”支持的时候,“痛”就会躲起来。
 
       在经过段老师的调整后,代表妻子的代表说:“我觉得他(当事人)在用‘痛’来躲我。”段老师引导代表当事人的代表对代表妻子的代表说:“你非常了解我,你揭穿了我的把戏。”代表妻子的代表则回答:“我觉得没有白费力气。”段老师请代表妻子的代表把角色交还给当事人的妻子,又请出一位代表,代表妻子的“力量”。再请代表当事人的代表把角色交还给当事人。在段老师为这对夫妻设计了一些对话之后,当事人的“改善”和“力量”分别站在当事人的左右两边,支持着当事人。当事人拉着妻子的手,妻子羞涩的看着丈夫,她的“力量”站在她的背后支持着她。妻子对丈夫说:“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。”当事人则温柔的看着妻子,对她说:“就事论是,这件事(肩痛)你就把我当一颗小草,哪里都能发芽,你不要担心我。”妻子说:“我愿你是一颗健康的小草。”此时,“痛”则远远的看着他们。
 
       段老师在个案结束后说:“我看到:丈夫在用意识来保护自己,来吸引妻子对他的关心。丈夫当他感受不到妻子真正的关心和爱的时候,他就会用意识生病(‘痛’)来不断吸引妻子的关注。这‘痛’是维系和连接他们夫妻之间的纽带。所以出现了开始的一幕,妻子想要为丈夫处理他的病痛。”
 
       爱一个人,用对方能接受的方式去爱他。从这个个案来看,与其说妻子不够关心丈夫,不如说是:妻子不知道怎么用丈夫能接受的方式去关心他、爱他。而丈夫则以病痛的方式来让妻子改变对他的关心方式,只是,没有效果。这又让我想到NLP十二条前提假设中的那句话:“没有两个人是一样的。”所以没有两个人的信念、价值观和规条系统会是一样。因此没有两个人对同一件事的看法能够绝对一致。如果妻子能给丈夫空间,即理解丈夫的信念、价值观和规条,她的好意丈夫才能接受。
 
       再从系统的眼光来看,系统排列的创始人:德国的伯特·海灵格先生,曾在一位男士因为妻子将要重返学校,可能没有太多时间陪他的时候对他说:“男性的主要目的是为女性服务。”他也曾在一位女士因为丈夫调动,自己必须改变工作而感到愤愤不平的时候对她说:“你要知道,当女人跟从男人的时候,实际上,大多数家庭运作得会更好。”这两句看似不同的话,出自同一人之口,只是聆听的对象不同而已,其中包含的意义却是相同的。
 
       因为海灵格先生在他的系统排列治疗过程中发现:如果你想让爱茁壮成长,你必须按它的要求去做,并克制自己不要做那些对它有伤害的事情。也就是说:哪怕你觉得这对对方来说是好的,只是在做的时候要看对方是否能够接受。


标签: